Bababu Lake-初探洗衣机洞 7月21-24日 2015

前言:

记得月底到宿务开始学习WUD Cave课程时就听师父王远常说菲律宾有个叫SURIGAO的地方,洞穴非常漂亮,等我学习好课程以后可以带我去探索。但是因为当时菲律宾洞穴潜水的先驱Dr.Alfonso Amores在2014年6月19日探索SURIGAO的Enchanted River地下河时,不幸遇难。他的遗体在40米深度被找到。苏里高的洞穴受到潮汐影响很大。在涨潮时水流倒流可能导致潜水员无法游出去,这时你只能祈求水流不要太大。Amores就是不幸丧生在虹吸之中。Enchanted River在40米左右的通道比较狭窄,只能一个人通过。2012年地震曾经导致通道被堵塞。但是潜水员们找到另一条路进入。


由于Amores的不幸丧生,菲律宾政府考虑到洞穴潜水的风险性,暂时关闭了SURIGAO的所有洞穴,导致我们无法前去。恰巧在我学习洞穴的课程时,巧遇菲律宾洞穴潜水协会Alex santos等几人在宿务训练。菲律宾洞穴潜水协会得知了WUD组织是中国的洞穴探索组织,在中国也进行多处洞穴探索,于是对WUD这个非菲律宾洞穴组织发出了共同探索的邀请函,相邀11月同赴SURIGAO进行共同探索。听到了这个消息后,虽然我11月去不了但是心里总是惦记着有机会要去SURIGAO看看。而在去年9月底至今年的日子里,王远也是琐事缠身,一直未能去受邀去SURIGAO探索。


2015年7月是个忙碌的月份,月初3号迎来了我教PADI课程后的第一个小朋友刚满11岁,4号来了16个朋友做DSD,6-7号参加了搜救了韩国失踪潜水员的行动,14号做WUD REC1的助教教授13岁的小朋友,17-18号教授PADI的AOW课程。在这忙碌的过程中,我们一直联系菲律宾洞穴潜水协会在SURIGAO的负责人,告知本月我们有时间可以去探索。由于在SURIGAO的负责人JAKE是菲律宾海岸警卫队的事故调查负责人,非常忙,一直没顾上帮我们安排,直到19号才通知我们可以去,就这样,我们赶紧买船票,在简单收拾装备后,20日晚上我和王远踏上了开赴SURIGAO的客轮(去SURIGAO的飞机是小飞机,行李重量受限,我们的CCR、减压调节器等装备重量过大,所以只能坐船)。


出发:

我们买了高档的舱室,但是进去后发现不足2平方米,二氧化碳极容易堆积,空调几乎没有作用。但我们也得强制睡觉。经过一夜难以入睡的“漂泊”,我们到达了期盼快一年的SURIGAO,JAKE派SURIGAO海岸警卫队的小伙子一早7点就在码头迎接我们。我们对菲律宾洞穴潜水协会的热情接待及妥善安排感到万分欣慰,因为这一夜实在是太难熬了。


准备:

在到达潜店后,JAKE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并亲自为我们进行了简报,讲解了我们此行探索的BABABU洞穴的情况。但遗憾的是他此次因为时间上的安排无法和我们一起去潜水。BABABU洞穴尽管已经被确认联通到湖里,但是里面路线绳可能有破损。深度只有26米,但单程距离预估600米以上,需要进行减压潜水,JAKE也提示我们在入洞和出洞时间上要非常谨慎,因为水流和潮汐有关,要考虑到涨潮及退潮的时间,如果计算时间计算失误,我们在出洞时将面临的是强劲的水流。洞穴内大约有几处次要狭小通道。在水流大时,比较难通过。获取了这些重要的信息后,我们开始评估潜水,此次探索的主要目的是考察BABABU作为WUD CAVE 2训练基地并且为下一次更换主绳做好准备,我们查了潮汐表,发现中午12点是平潮期,于是计划选择退潮时进入,这时洞穴为HIGH FLOW. 因为第一次下此洞穴,气量计划比较保守,穿越距离定在350米左右。我携带了2个11L STAGE,王远使用ccr,同样携带了2个STAGE.我个人身体虽然有些疲惫,但是较短的穿越距离没有什么问题。经过菲律宾和广西洞穴潜水的训练以及经验累积,我的个人能力也大大提高。在出发前,我们讨论了所有可能遇到紧急情况的处理方法。


做完计划后我们整装出发,坐了一个双引擎的“超级螃蟹船”,用了接近2小时才到达我们要探索的BABABU洞穴。在进洞前,我们先到当地村民的居住地祭拜了“村长”的父亲(其实村里只有一户人家)。据介绍,当地的村民早在1920年就已经独自到达这个岛上开始过着原始的生活了。待“村长”向他逝去的父亲为我们祷告完(祈祷我们顺利进出),按照估算的时间,我们驾船到达洞口,开始做各项检查。主备调节器、双瓶、气囊、干衣、气压、双电脑表、双刀、主灯、双备灯、备用面镜、备用线轮、减压瓶,气泡一一进行检查调试。OK,告诉船长大概出洞的时间(第一次准备一半路程),我和王远两人开始进入洞穴。


潜水过程:

Team 1: 王远 雅各布

进入洞穴时是赶着退潮进入的,但出乎意料能感觉到强大的水流使劲推着我们前进,洞口上方及周边全部是坚硬的岩石和生蚝,当我们从狭窄拥挤的通道下到24米时,旷阔的通道呈现眼前,多美的洞穴啊!海水,能见度好,洞穴大,太适合WUD Cave2的训练了。因为是虹吸洞穴,我们改变了气量计划,沿着主绳前进,看好自己的气量,按照预定的气量放置减压瓶,切换2号减压瓶……观察地形地貌,一路我们按照预定的计划顺利的进行中,问题出现了:1.由于我对新洞穴的不熟悉加兴奋,耗气量明显高于平常!而且虹吸洞穴,我们使用了更保守的计划原则,我们没有走到预定距离,根据我的气量,我们必须返回了;2.我们大概行进了300多米,却没有看到中间位置的标志!3.我们返回时,水流依然没有转向,全程只好顶流出去。在完成了80分钟的潜水后,我们安全升水。此次潜水基本按照预定时间。我们上船清点装备开始返回SURIGAO,到达潜店后JAKE非常热情的与我们边清洗装备边聊洞穴的情况,听取我们对这个洞穴的看法。在简单的忙碌过后,JAKE派海岸警卫队的小伙子送我们回酒店协助我们办理入住等事宜。


到达酒店房间,兴奋之后也觉得疲劳。毕竟背着双瓶侧挂2个减压瓶顶流游也是件很累的事情。期待明日的穿越行动。

就在简单的洗换之后,我和王远去酒店对面吃饭(此时距离早饭已经过了12个小时),边吃饭边商讨今天的问题,回顾气体消耗,明天穿越的计划,讨论中收到JAKE的信息,晚上9点半开会探讨明日计划。我们快速回到酒店,JAKE已经在酒店大堂等我们了,他和我们讲了不少关于这个洞穴的故事,因为洞穴复杂,几个月前差点发生潜水事故。JAKE也告诉我们有很多区域没有被探索,而且地图很不准确,希望我们能够更换主绳并且帮助修正地图。


7月22日的清晨是美丽的,早上7点半海岸警卫队的小伙子就已在酒店大堂等我们了,并再次准备了丰盛的早餐,一直再询问我们是否休息的好、酒店环境如何一系列问题。到达潜店后,JAKE没有来,我和王远检查装备,再次复述今日穿越的计划,登船出发…….


今日的风浪非常的大,严重影响了我们速度,等到达BABABU洞穴时,我们已经比预计的时间晚了半小时,因为我们计划在涨潮时顺流进入洞穴,在80分钟完成穿越,然后在退潮时顺流返回,我们快速穿装备,下水检查,再次进入洞穴,今日我背双瓶挂3个STAGE,王远用CCR挂2个STAGE(昨天已把一个满的备用瓶放置在洞内),我们准备了两个纯氧气瓶减压使用。另外安排了人把4个新的满瓶人力翻山背到洞穴另外一头的出口。


依旧是强大的水流推动着我们进洞的速度,依旧做昨天看到的洞貌,前进、气压、放置STAGE、切换STAGE,一路我们都是按照预定的计划在执行,而我的耗气量也明显比昨日低很多,看来今天能成功穿越此洞啦!我带着无比的兴奋行进着…….在大概行进到400米时,主线断了!我和王远对视了一下,我迅速拿出跳线线轮接线行进,希望找到主线,还好,再行进了25米时我们重新发现了主线,我们的心踏实了下来。看了下气压,OK的,继续前进。几十米后,天啊,主线又断了,而且前方比较狭小,CCR和双瓶都比较难通过,难道是因为洞内的螃蟹很多,所以螃蟹犯坏把线都搞断了?王远拿出他的跳线线轮重新接线。因为CCR的体积较大,王远放下了一个减压瓶,首先进入狭窄的通道尝试穿越过去,我在后方保持着3米的距离,仔细观察周边的地形,寻找其他的路。因为太小了,大量的沙土迎面而来,王远也意识到了,我们开始返回到开阔的区域,在主线断的地方仔细观察,确实无其他的路了,我查看了气量,询问是否原路返回?王远思考了下,让我在原地不要动等他,我也明白,此时已经过半距离,选择回程将全程顶流,而如果能顺流到达前面出口,将是更好的选择,我升高了2米看着他独自去穿越狭小的缝隙…….哇。过去啦!王远做手势让我继续等他,他去观察下,看着他的灯光逐渐消失,就剩我一个人,内心很矛盾,各种幻想,看了看自己的减压瓶气量,看了看背瓶的气量,嗯,还有很多,没有超计划,淡定淡定,我不断的告诉自己要淡定。有灯光,越来越亮,他回来了,我内心瞬间平静了很多。看到王远打手势让我过去,我赶紧沿着线开始前进与王远汇合(双瓶体积还是小于CCR的,起码厚度是),王远做出了继续前进的手势,我们继续行进,还好这次只行进了20米就找到了主线,这些小螃蟹真坏啊!我和王远对视的笑了一下。继续行进了5分钟后,我们终于发现了昨晚JAKE说的中间点的标志,天啊,如果这么算,这个洞的长度绝对不只600米啊,因为此时我们潜水50分钟,顺流游动,比较快的速度前进,我和王远第一时间迅速查看了自己的气体气量,CCR只消耗了20bar,我的气量还在1/4原则以内,嗯,够穿越的,我们继续前进。沿着主线我们小心的前进着。不久,主线又断了,我们继续接线前进。随后的引导绳支离破碎,我们的跳线轮已经用完,只剩下安全线轮,怎么办?当我还在思考要不要继续,毕竟洞穴出口可能就在顺流前方100米或者200米处,王远迅速的做出了原路返回的手势,我们快速掉头开始往回游,边游边想着昨晚王远告诉我的一点“今天能否穿越就看我的耗气量了”。放松放松,保持正常呼吸,半路我放了2个STAGE,王远还有3个满的STAGE(两个放在路上),这时我只消耗了不到全部气体的1/4,我的气体非常足够,我要放松…….顶流游动,王远加快了前进的速度,蛙踢这时已经没有效率,我们都换成了自由踢,看到了王远放置的STAGE,我的心就踏实下来了不少。第二STAGE,我切换,第三个STAGE,王远挂好,第四个STAGE前,我将用空的STAGE放到身后,捡起并且切换……一路上我们顶流,不断交替踢法,狭小区域就用手爬,到达洞穴入口附近,我用基本用空了3个STAGE气瓶,主气瓶还有160BAR,完成大约40分钟的减压后,整个潜水时间大约130分钟,升水后海岸警卫队的人惊讶的看着我们,“没有穿越过去吗?”  我们两手一摊,备用线轮都用完了。


总结:

回到酒店,JAKE晚上9点半赶来,询问了今天的情况,他赞许了我们理智地返回。极力邀请我们尽快再过来,有4个洞穴想让我们协助更换主线,有2个新洞穴需要共同探索。我们相约8月底再赴SURIGAO,计划4天时间更换BABABU剩下500米左右的主绳。良好清晰的主绳能更好确保潜水的安全。BABABU洞穴的水流影响以及距离,增加了难度,每个洞穴潜水员都必须认真对待,WUD潜水员建立PHKSP项目(菲律宾喀斯特测绘项目)的目的就是探索,设置清晰的路线标示,绘制地图,提高当地政府对水源保护意识。PHKSP和GXKSP项目将同步运行,希望更多的洞穴潜水员参与我们一起探索和保护蓝色地球的水源

项目成员

WUD 源于探索

关于我们

合作信息

联系我们

Facebook White 3.png
WeChat White 3.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