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matuana Cave- 8月24-28日 2015

前言:

用一个词形容菲律宾人的性格,那就是“温柔”,用四个字形容,那就是“不急不火”。他们嘴边常常挂着这样一句话:巴哈拉那。台风来了,他们巴哈拉那;家里没钱了,巴哈拉那;孩子生病了,巴哈拉那……“巴哈拉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在我们看来,巴哈拉那,就是“急毛线呀”的意思。

在这一次的考察中,WUD的队员将充分感受了菲律宾人的“巴哈拉那”精神。


受菲律宾环境部和洞穴潜水协会邀请,WUD菲律宾喀斯特测绘项目的负责人王远和WUD广西喀斯特测绘项目的负责人韦柏,将要去到有“菲律宾小广西”之称的Surigo(苏里高),进行为期4天的洞穴考察,为今后的探索和绘图工作做好准备。

出发:


8月24日Surigo

8月24日,由于宿务飞机限重的原因,装备无法从宿务搭乘飞机前住Surigo,因而两人只能选择先飞往Siargo(西亚高),再换乘轮船前往Surigo。由于轮船每天只发清晨一班,因此,二人意外地获得了半天休闲的时光。

OK,暂时忘了自己是个潜水员吧,我们也来装一回追浪少年。


8月25日Surigo 5:00

天还没亮就得搭船前往Surigo,当你以为2小时的船程再怎么说也是一艘轮船的时候,巴哈拉那,就是这个螃蟹船啦!

好吧,起早贪黑的整得像偷渡一样,每个人都面带菜色,晕晕欲睡的度过了一个十分难熬的、晃晃荡荡的2小时。

清晨到达Surigo,满以为早已联系妥当的菲律宾洞穴潜水协会当地工作人员会在码头接船,“巴哈拉那”,即没有人,也没有高大上的皮卡车,王远和韦柏不得不挤进了一架豪华突突车,凭借模糊的记忆前往当地的潜水装备中心。

在Surigo北部的一个海湾,他们竟然真的找到了地方。那位本来应该去码头的工作人员,“巴哈拉那”,他依然不见踪影。好吧,除了心里一万次“哔哔哔”地碎哝之外,他们只能等,闲得连农村儿童篮球赛都看完了,才见到了这位“神磨级”工作人员。“巴哈拉那……”!OMG!


对目的地及洞穴进行初步了解之后,王远和韦柏马上对本次探索的行程做了布署,第一个探索的洞穴是PUMATUANA CAVE,次日再前往ENCHATED RIVER。

必须马上出发,争取天黑之前到达洞穴勘察环境。

经过近三个小时在崎岖山路和农村小道的穿梭,终于到达了第一个探索洞穴PUMATUANA CAVE的所在地。就在我们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巴哈拉那”再显神功,爆胎了。“哔哔哔……”

潜水过程:


Team1 :王远 韦柏

距离洞穴仅200米,让“巴哈拉那”他自己去解决吧,王远和韦柏迫不及待地对洞穴进行了环境观测。

此时已到傍晚7点,虽天色已晚,但是仍旧可以看到洞口的水体呈现出非常清澈的状态。整日的舟车劳顿迅速被抛到脑后,王远和韦柏决定晚饭过后就马上对洞穴进行第一次潜水。毕竟,对于洞穴潜水来说,白天跟晚上基本没有区别。


第一潜:8月25日 20:00  最大深度6米 潜水时间:70分钟

PUMATUANA CAVE的第一次初探开始了。

本次初探王远使用的是JJ CCR,韦柏使用的是开放式双瓶气瓶,作为初探以及对洞内深度的了解,两人均未携带阶段瓶,并按照韦柏的气量计划来作了下潜计划。

因为正值退潮期的关系,洞口的水均为淡水,能见度非常好,将近20米。在灯光的照射下漂亮的水体,让两人更加激动,迅速地开始按照计划向洞内潜行。


在洞口处连结引导绳结之后,他们便开始深入洞内寻找主绳,水位不深,洞身狭长,水体清澈,在进洞约20米后就发现了主绳,连结主绳后,他们就沿着主绳开始深入洞穴的潜行了,此时水深为1.5米左右。在整个过程中,初探的激动,被所见的超高能见度带到一个新嗨点,都是见过“大世面”的,王远和韦柏也被如此漂亮的水所折服。更令他们惊叹的是,在1米左右深度(总水深1.5米),就已经隐约看到盐跃层了,随着深入,盐跃层逐渐清晰,分界越来越明显。

这样一个洞穴为何会有盐跃层呢?这就是PUMATUANA CAVE的厉害之处了,因为它是一个虹吸洞。


…………暴力插入分割线………

★【WUD百科:虹吸洞】

虹吸(syphonage)因重力和分子间粘聚力而产生的,利用液面高度差的作用力,将高点液体吸进低位置容器的一种现象。

PUMATUANA CAVE是一个即有海水灌入通道,又有淡水水源,还有大量空间的的奇特的喀斯特岩洞,洞内的水位、淡水和海水的占比、洞内水体的流向,都会随着海水的潮汐的变换而不断改变。因此,在这个既有海水又有淡水的洞里,盐跃层自然而然就存在了,并且还会随着两种水体水量的变化,不断产生变化,非常奇妙。


………解释完毕分割线…………

王远和韦柏在洞内沿着主线潜行了100米左右,在穿过三个大的气室、以及转角之后,水变得越来越浅,从2米到1米到0.5米,最后到0.3米,这让全副武装的技术潜水员不知如何是好,潜行肯定是没办法了,总不能爬吧,只好站起来负重步行,这就是典型的SUMP DIVE(水坑潜水)。要知道潜水员不怕水深,最怕水浅,唉……

掺杂着淤泥、碳化钙的岩石的水底十分不稳,走起来非常困难,就这么磕磕绊绊地走了20米之后,他们才到达一个可以潜水的水位。


第二个水域的空间开阔了不少,可以轻松容纳的两人并行,而且水体也更加清晰,能见度超过20米。

令人兴奋的不仅是能见度,还有盐跃层,可以看得出分界更加明显,在潜行过程当中完全可以吸口气上到淡水,轻吐一口气回到海水,在海水和淡水间不停穿梭,乐趣非凡。

就在两人忘我的在毛玻璃般的盐跃层感受着迷幻的游离时,仅过了大约100米,他们碰到了第二个浅滩,高大的二人不得不重复上次的节奏,先是艰难的爬行,然后不得不站起来扛着沉重的装备在气室中艰难步行。


洞穴深处的这个气室里,生活着数以千计的蝙蝠,受灯光的惊扰,蝙蝠在洞中乱窜,并不断地发出“吱吱吱”的声音,这都给洞穴带来了很多神秘的恐怖气息。他们从哪里进来、又从哪里出去,洞穴深处一片黑暗……

在步行了20多米之后,他们来到了第三处可深水区域,此时洞穴又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此时洞内的水体已全部是淡水,洞穴深入呈现烟囱状向下延伸,这里的水体的清晰度,更是可以用超清来形容了。

由于烟囱状的洞穴比较狭窄,而且呈像螺旋状的向下扭转,只能单人前后潜行,因已达到本次初探的目的,找到了淡水的源头,于是他们决定结束此次初探,返回洞口。


第二潜:8月26日 8:00  最大深度10米,潜水时间120分钟

第二天清早,王远和韦柏基于昨晚对洞穴初探评估之后,决定携带充分的装备再一次进行深入的探索。

玻璃般的水体、洁白的石子,清晨的洞口像一个迷人的泳池,十分漂亮,也相当热闹,有不少当地人在这里洗衣服、游泳,为了不打扰他们,王远和韦柏试图以最快的速度漂过,但仍旧引来了很多人好奇的围观和询问。

依着昨晚布好的线,以最快的速度,经过两个浅滩后,他们来到了昨晚的淡水源头处。

进入烟囱水道之后,果不其然,跟想像的一样,螺旋状的洞室转的空间非常狭窄,有部分非常狭小的洞穴只能单人通过,因此他们不得不将减压瓶取下留在洞口,继续在狭窄的空间里潜行,

在洞穴里继续尝试深入了100米之后,越发狭窄的空间已经不适于王远所携带的CCR进入,于是他们决定在此返回,结束第二次初探。


由于上午是涨潮的期间,在返程的途中,洞穴涌入了大量的海水,能见度明显不如昨晚低潮期的清澈,加之前两次浅滩步行所带起的大量淤泥,使得洞穴的水体清晰度急速下降,几乎达到了零能见度。幸运的是,昨晚他们已对该洞环境、路线非常熟悉,在返回的路程中尽管是能见度堪忧,他们依然能顺利达到洞口。


总结:

在这两次对PUMATUANA CAVE的初探中,王远和韦柏在洞穴中行进了400多米,考虑到未能进入的地方,洞穴还有更多的延展性。最佳使用装备,他们一致认为侧挂应该更为适合。

期待下一次更精彩的PUMATUANA CAVE探索。

项目成员

WUD 源于探索

关于我们

合作信息

联系我们

Facebook White 3.png
WeChat White 3.png